河南快赢481网上投注|河南快赢481走势图200
關閉按鈕
關閉按鈕

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文學心語

甫躍輝:端午記

2017年07月05日13:07 來源:文匯筆會 作者:甫躍輝 點擊:

小麥收割后,土地要空蕩蕩好些個日子。先前掩藏在麥地間的田埂,一條一條袒露出來,綠得醒目。田埂的綠益發顯出土地的寂寥了。直到有一天,荒廢多日的土地被翻轉過來,黑暗的內心散發出發酵過的濃郁氣息。家門前枯索多日的水溝熱鬧起來,來自水庫里的水,紛紛涌到各家的田里去。  

小時候,這時若到村外,遠遠望去,只見一頭頭牛在漠漠水田間緩慢地跋涉,脖頸上搭了沉重的軛,鼻子噴出粗氣,嘴巴磨動著,唇邊掛了一堆肥白的泡沫。水牛后面,是個高高卷起褲腳,舉著鞭子吆喝的中老年男人。男人瘦骨伶仃,腿肚子上翻出青筋。附近的水田有的已經綠了,走近看,是新插的一簇一簇的秧苗。更多的田壟仍然明白如鏡。挑著秧苗的人,往來穿梭在窄窄的田埂上。靈活的白鹡鸰在人們周圍跳躍翻飛,悠閑的白鷺離得遠遠的,忽地撲扇翅膀,飛到遠處的一株柳樹上去了。更多的鳥兒聚在不遠處的村落里,村里枇杷黃熟了。此時最惹人注意的當然是布谷,一聲接一聲,在天地間那么清越明亮。  

在這最為忙碌的時節,端午節到了。  

我一直覺得奇怪,端午、中秋和除夕這三個最為重大的節日,怎么前兩個都在農忙時節呢?是因為越是辛苦越要歡樂么?  

不管怎么辛勞繁忙,人們對待節日是不會馬虎的。在端午前兩天,我們便忙開了。我和媽到山上的自留地去,那兒種了一大蓬粽葉;還要去找幾棵棕櫚,摘下葉子后一條一條撕開,用來包扎粽子;糯米是早早就準備好的,泡在水里,瑩白踏實。粽子要包得好看且大小合適。看一個個綠綠的粽子從手里產出,是件愉快的事兒。粽子堆了小半鐵鍋,鍋里還要放進雞蛋和捆成一大串的大蒜。柴火呼啦啦燒著,沒多久,粽子沒熟,雞蛋和大蒜早熟了。因了粽葉,雞蛋殼染成了黃綠色,攥在手里很豐實的感覺;大蒜呢,則煮得軟趴趴的,塞進嘴里,舌頭和上顎一扁,蒜肉便給擠出來了。除開這些,還有一樣重要的食物,便是雞肉。端午的雞肉和平常不同,需要加入許多藥材。除了自家菜園子里就有的鳳米花根,還要到山里去,挖回羊膻草等。如今,我知道鳳米花就是姜花,卻仍然不知道羊膻草的大名是什么。  

我和奶奶扛了鋤頭,背了竹簍,到山里去了。  

離家不過百米的背后山就能找到不少羊膻草。墳堆間的雜草里,那矮矮的探出小小白花的就是。拿著小鋤頭,瞅準了,淺淺拋挖幾下,就能揪出一株來,湊近聞一聞,果然一大股羊膻味兒。平日里,那些墳頭多少讓人害怕。可羊膻草偏喜歡長在墳堆四周。此時,一座一座墳頭,倒有些讓人看著歡喜了。挖回的羊膻草根洗凈了,和洗凈剁碎的鳳米花根——有時還會加上茴香根,放進雞肉鍋里一塊兒煮。不消多少工夫,一股特異的藥香便撲鼻而出了。  

吃飽喝足了,大家都要出門去。老家沒什么合適劃龍舟的河,也從沒聽說過有劃龍舟的風俗。出門是要到街上去,去趕花街。這才是整個端午節慶里最讓我們這些孩子高興的。  

花街設在縣城。那時候,縣城不過是窄窄的兩條街。每條街的兩側,一家挨一家搭起棚子,棚子的主人,據說一半是縣里的各家企事業單位,一半是喜好花草的個人。棚子里擺置了各種盆栽花草,大多是我叫不出名字的,印象深的有緬桂(白蘭花)、米蘭、香櫞、蜀葵、朱頂紅等,還有些藤蔓植物,譬如葡萄、西番蓮和素馨花,當然了,最多的要數蘭花。那時候蘭花熱,棚子里多的是各種珍稀罕見的蘭花。各種植物種在形狀各異的花盆里,大的小的,高低錯落,能開花的,這時候都開了花,紅的白的,花香襲人。也有些奇特的植物,讓我覺得不可思議,譬如后來才知道名字的佛手。我以為那并非地球上能夠存在的植物,可它就真真切切地掛在我眼前的樹枝上。很讓我懷疑那是用膠水粘上去的。當然,棚子里不止有植物,還造出了假山假河來,相互配合,小小的棚子就如繽紛的花園。印象里,那些花似乎是不賣的,只是那么擺設著,讓人進來看,讓人看了后說一句,這家的花真好!

每一個棚子前都圍滿了人,要走進去,卻也不是很困難的事。熱鬧里自有一份閑靜在。  

完全熱鬧的,得數擺著輪盤賭的攤位。那些攤位大概是一些流動小商販擺出來的吧,賭注不過三五塊錢,但大人們叫嚷著,一個個早已血脈僨張了。他們賭完后,不管輸了贏了,都是很快要回到正在插秧的田里去的吧?  

太陽酷烈,濕氣蒸騰,我在這混雜著花香和欲望的老街上走了一趟又一趟,揮汗如雨,兩手空空,說不清緣由地激動著。  

后來,花街沒了,端午節便索然無趣了許多。漸漸的,我也就習慣了這沒有花街可逛的端午節。再到幾年前,花街恢復了,卻不再是當初的模樣。我從邊上經過,看到花草仍然很多,但多的是發財樹之類的,花盆也多印著“福”字。輪盤賭不知道還有沒有,大概是禁絕了吧。各種小攤自然是多得數不過來。街上的人也比記憶里的多出不知多少倍。但這一切卻再也沒給過我那種莫名的激動。  

如今,端午幾乎是完全沒法讓我激動起來了。從網上看到賽龍舟了吃粽子了,才忽然想起,哦,是端午了。端午后幾天,車過青浦前云路,忽見路邊有大片水田,水田里有一二十只白鷺。立馬停車路邊,穿過幾棵水杉,幾十畝稻田完全鋪展在眼前。那些白鷺,或漫步,或低飛,和記憶中的并無二致。變了的,不過是時間和心境吧?

2017年6月23日

上海作家協會版權所有 滬ICP備13009802號-1
電子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 聯系電話:021-54047175
2153
河南快赢481网上投注 信博网l 手机棋牌二人麻将 5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 经验分享时时彩龙虎技巧 风行娱乐网络传媒 全民炸金花可以提现金 福彩3d直选复式投注表 北京时时赛车开奖记录结果 时时彩走势图怎么观察 彩6下载